資訊詳情

期待!曾是粵西最大的這個莊園,即將成為羅定旅游景點

2019-10-25 18:25:40 羅定E天空 莫德平


文/莫德平

 圖/廖榮波


初見梁家莊園


久聞羅定梁家莊園的大名,清末民初,它曾經是粵西最大的地主莊園。去年,被列為廣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目前,羅定市政府正在對莊園的主體建筑九座屋進行修繕。


今年6月底,筆者在同事曾先生的引領下,參觀了這座久負盛名的梁家莊園。它坐落在黎少河(又稱泗綸河、三都河)與羅定江(又稱瀧江、南江)交匯處的黎少鎮榃濮村上。


曾先生告訴我們,梁家莊園的核心建筑九座屋,曾是他讀高中時的母校——羅定黎少中學。果然,我們剛下車,就看到規模恢宏的九座屋正門上,還有“黎少中學”四個黑色大字。大門兩邊“團結、緊張、嚴肅、活潑”幾個大字雖然已經被灰水涂抹,依然清晰可辨。而墻壁上隨處可見的語錄和標語,仿佛讓我們看到了“文革”的印記。


面前這座三進三排,共九座組成的大屋,屬于典型的明清建筑風格:四合院的鑊耳屋,青磚硬頂,雕梁畫棟,屋內有縱橫交錯的內巷相通。兩邊還建有兩排廂房,據說是當年給長工傭人居住的地方——解放前夕,梁家莊園還有長工70多人,傭婢120多人,足見其繁奢鼎盛。當時的第三代莊園主梁汝生已經搬回到梁家莊最早的建筑“六座屋”居住,它后來曾經是黎少公社的糧油所。梁家莊園內,還有六座炮樓、一座書院,整個莊園共有26座建筑,占地面積近百畝,單是九座屋的建筑面積就達7000多平方米。梁家莊園在幾十米外的黎少河還建有獨立的碼頭。可以想像,當年的梁家莊園,白天船來客往,晚上燈火輝煌,是何等的熱鬧。


莊園正面部分建筑



莊園殘存的圍墻


可是,現在整個莊園卻空無一人。我們一行五人行走其間,除了門前那排茂盛的芒果樹上知了們在“吱吱”鳴叫,再沒聽到別的聲響,甚至行人也難遇到一個。檐下是一幅幅鑿掉灰雕后留下的空框,透過厚重的木門,從縫隙窺進院內,但見墻壁斑駁、閣梯殘落。雖然是正午,太陽猛烈,依然顯得有些陰森。邊墻的窗戶色彩盡褪,大都只留下一個破舊的木框。


“修繕工作為什么停了下來?”有人問。


突然,“嘭”的一聲,停放在大屋前的汽車防盜器“嗚嗚”響了起來,報警燈在閃亮,但周圍空無一人。仔細看,原來是樹上掉下的芒果砸中了小車。

曾先生看著這排遮天蔽日的芒果樹,喃喃自語:“我讀書時,還未有這些芒果樹的,怎一下子就長得這么高大了?”他1972年入讀黎少中學,1974年畢業。當年給他印象最深的,是門前最右邊那棵玉蘭樹。每年四五月開花的季節,樹上一片潔白,滿樹的芬芳逸滿整個校園,甚至會飄過門前的黎少河,飄到對岸的花果山上。


曾先生又領著我們順著門前的石板路,來到黎少河邊的梁家莊碼頭。看到眼前渾濁的河水,他顯然有些失望了。他說,當年河水清澈,同學們天天到河里游泳,還游過對岸去。他曾經想過退休后回鄉下居住,可以到這里釣魚。可這渾濁中帶著異味的河水,還會有魚嗎?碼頭下游幾十米外,有一座鋼筋水泥橋。曾先生說他讀書時,這里還是一座搖搖欲墜的木橋,他們每次去荔枝山上的學校農場勞動,經過木橋都膽戰心驚。


我們又轉到九座屋的后面,遠眺相鄰的“六座屋”和炮樓。那里,曾經是黎少公社的糧站。其間,遇到一個出來倒垃圾的村婦,我問村里是否還居住著梁家莊園的后人。她說在榃濮街邊還有一戶,其他后人都已經移居香港、美國、新加坡等地。


再訪梁家莊園


從梁家莊園回來的兩周時間里,梁家莊園時常縈繞在腦子里。它建造于何年?當年又經歷怎樣的輝煌?又是怎樣走向衰落?


放暑假的第一天,筆者就迫不及待地再度造訪了梁家莊園。依然是靜悄悄,依然是鮮見行人。不同的是樹上的芒果基本落完,知了的叫聲也稀疏下來。


在村中遇到幾位老人,他們對梁家莊園的前世今生,也只是聽了上輩人口口相傳下來的一些故事。至于梁家莊園的后人,他們都說早就移居海外了。


正在碼頭洗著塑料布的梁伯見我問起梁家莊的往事,就滔滔不絕細說起來。他說,每年春分,梁家莊園都會有代表回來拜祭祖先,并在羅定的大酒店設100多席宴請鄉親們相聚。“還派利是給老人呢。”梁伯笑得很開心。“你和他們是什么關系?”我問。梁伯略為沉吟后說,他已經是榃濮梁氏的第十七代了,而梁家莊園的最后一個主人梁汝生屬第十五代。梁伯與梁家莊園只是第七或第八代時同宗,很早就分叉了。當年,梁伯的爺爺,也是梁家莊園的佃戶。


我問梁伯是否還記得當年建在梁家莊園的“憶苦思甜”展覽館,“記得記得,很多泥塑公仔,大斗進小斗出什么的,很多,就在九座屋后面。”那個時代,全國各地都模仿四川建起劉文彩式的“收租院”展覽館,“大斗進,小斗出”是其中的“標配”。


問起梁家莊園的建造年份,梁伯卻顯得有些迷糊了。他只知道建于清朝,有100多年的歷史了。但他卻清楚記得,梁家莊園被沒收后曾經有過的一段熱鬧。1956年,黎少中學搬入九座屋,到1995年搬離。上世紀70年代后,黎少中學已是一間完全的高級中學。每天,師生們就在院前階下的操場上做早操。下課后,掛在玉蘭樹上的高音喇叭歌聲嘹亮。傍晚的黎少河,戲水沖浪的學生擠滿了河灘。“比梁家莊主在時還熱鬧。”梁伯說。而不遠處的六座屋成了黎少公社的糧食收購站,車來人往,也是熱鬧非凡。當時的榃濮圩逢農歷三六九是圩日,趁圩的人流擠滿了整個十字街。上世紀80年代后,榃濮這條羅定歷史悠久的古圩卻漸趨冷清,現在已不再成圩。說到這些,梁伯臉上掠過一絲惆悵。


原來的操場現已雜草叢生。梁伯說,當年的梁家碼頭并不在我們見到的這個位置,而是在上游20多米處的河灣。“因為那地方河水沖刷,階下太深,淹過人,黎少中學才把石板移到了這里。”順著梁伯的手指方向,我試圖走到梁家碼頭舊址,無奈雜草太盛,高過人頭,走了十幾米,實在是走不過去了。后來,繞到對岸的荔枝山下,果然看到現碼頭上游不遠處,有一處長滿雜草的緩坡,那顯然就是梁家莊碼頭舊址了。上次曾先生誤指現在的石階下就是梁家莊碼頭,顯然他對梁家莊的歷史也很模糊。


與梁伯告辭后,我繞到“六座屋”去,高聳的炮樓還基本保持完整,“黎少糧油所”的牌子,就掛在院門邊上,牌子完好,字體清晰,只是有一股難聞的怪味撲鼻而來,原來,旁邊有一間鴨子屠宰場。


出來時,經過僅存的一小段榃濮古圩,街邊的幾間舊商鋪,高大的門板依舊,里屋陰暗,有一間木器加工廠在作業,機器嗚嗚作響。見兩個年過80的老婆婆正在屋前的樹蔭下聊天,我便又問起梁家莊園來。她們說,他們村姓黎,與莊園主不同祖宗。只是說起梁家莊園主的“發跡”史,她們與梁伯說的幾乎無異。


“第一桶金”的兩種傳說


占地100畝,26座大屋,用的是青磚綠瓦,處處雕梁畫棟,地面、園內道路全是長條平整的石板。要建造如此壯觀恢宏的莊園,單靠剝削和積累成為雄霸一方的大地主,恐怕也難做到。何況,當年的莊園主梁性存,在未建造莊園前,只是一個在郁南連灘經商的小商人。


關于他建造莊園的“第一桶金”,當地流傳最廣的說法是:梁家莊園主梁性存,原是個小商人,在連灘經商,還擁有貨船,有一次在南江口裝貨,本來是另外一個船主裝貨的,梁性存聽錯,以為叫的是自己,就開船去裝了貨,回到連灘時發現整船都是白銀。于是梁性存把這船白銀運回榃濮,在清朝的咸豐年間,建起了現在的梁家莊園,并買了大批田地和商鋪,成了名副其實的大地主。


可是,我在網上看到自稱是梁家莊園后人的另一種說法:當年梁性存與大哥梁心存兄弟二人在連灘開缸瓦店,做著小本生意。咸豐年間一幫劫匪搶了一批黃金珠寶,被官府追殺,情勢危急之下,臨時將珠寶拋置于店內,倉惶逃竄。兩年過去,見沒人來取,梁性存遂將珠寶運回羅定,沒想到就在這時,僥幸逃脫追殺的一個劫匪回店取贓不得,把大哥梁心存打死后逃走了。梁性存后來用那筆金銀珠寶買田置地,興建莊園,取名梁家莊。此后,更好的運氣接踵而至——朝廷有一大官,廣西人,他在家鄉也建有一座名叫梁家莊的豪宅,每隔數月就會把貪污得來的金銀財寶雇人船運回家,京城到廣西路途遙遠,押運員不太認路,誤將羅定這個梁家莊當成廣西的那個梁家莊了。每每把財寶順著南江送到這里,總管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統統收下。自此,財源滾滾……到了滿清被推翻后的1914年,更宏偉的九座屋建成。


無論是哪種說法,有一點是基本相同的,那就是梁家莊園主的“第一桶金”都是“從天而降”,也可以說是不義之財,相信梁家莊園的后人對此也不會否認吧?


梁家莊購置的良田,最多時有1萬多畝,商鋪、煙館過百間。梁性存的子孫也因此享盡了榮華富貴。


梁家莊園興建后,梁性存不知是出于風水考慮還是別的原因,在門前種下了一棵玉蘭樹。100多年過去,樹長得越來越茂盛了,它不但見證了梁家莊園的百年興盛,也見證了梁家莊園的風風雨雨、恩恩怨怨,特別是梁性存的孫子梁汝生與黎少鄉親的一段恩怨情仇。


繞不過去的那段歷史恩怨


1998年,梁家莊園被羅定市政府列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并在九座屋正門前嵌了一塊大理石碑,上刻碑文:“莊園主梁勝泉于清咸豐年間所建,主體建筑為九座屋,此外,還有糧倉、炮樓、碼頭、后園、道路以及構筑物,占地66萬平方米,其中,九座屋建筑面積7465平方米。以九座屋、糧倉、碼頭及莊園其他古建筑為保護范圍,以榃濮舊墟到河邊為建設控制地帶。”


碑文沒有片言只語觸及梁家莊園的興衰恩怨,而碑文中的“梁勝泉”,實為“梁性存”的筆誤。


據筆者了解,辛亥革命之前,梁家莊園一直都是重商輕政,極少問津政事。可是到了梁性存的孫子梁汝生這一代,莊園的歷史軌跡開始改變:由之前的單純經商、出租田地,到熱衷政事,梁汝生還直接混入了政界。結果,他把自己送上了一條不歸之路。


出生于1884年的梁汝生,聰明能干,辛亥革命后,他曾出任過羅定縣的縣長。在剛推翻滿清、軍閥混戰、百廢待興的年代,他能主政一方,興農商,修公路,特別是利用梁家莊園的威望,舉辦書院,培育人才,也算是為當地人民辦過實事。


到了1926年,梁汝生卻與同為黎少老鄉的羅定名人、廣東早期的農民運動領袖李芳春結下了仇怨。


1926年8月,李芳春接到群眾舉報,一直由梁汝生主理的德義祠不但抗拒減租減息,而且賬目不清,租谷只有一小部分用作教育經費。德義祠是滿清時代的學租會,擁有數百畝良田。李芳春接報后,組織縣農會聯合工、學、商各界向國民黨羅定縣黨部提出清理賬目,并帶領農軍100多人進駐榃濮梁家莊附近,強令梁汝生限期到縣黨部移交。在此情況下,梁汝生只好前往縣黨部辦理了移交手續,交出簿據、田契和光洋2000多元,由縣農會接管,并雙方簽字共結。


到了1927年4月底,李芳春繞道廣西岑溪前往東江去尋找上級黨組織。據黨史記載,給李芳春帶路的李國春被梁汝生以重金收買,他把李芳春帶到廣西筋竹黃陵山寨附近時,安排李芳春投宿后,便暗中通知郁南第九區國民黨偽區長鐘贊周,鐘便出動團警百余人圍捕了李芳春。5月7日,李芳春被押往羅定途中,在雞梯嶺竹笠廟遭槍殺。事后不久,出賣李芳春的李國春賞金還未到手,就被羅定地下黨處死。


到了1949年10月底,解放戰爭的號角吹到了羅定。年近古稀的梁汝生,動員部分晚輩帶著金銀珠寶離開中國大陸后,以為自己風燭殘年,那樁陳年舊事已經死無對證,人民政府奈何不了自己,執意留在梁家莊園。人民政府根據土改條令,沒收了梁家莊園及其所有財產,又根據地下黨和群眾的舉報,逮捕了梁汝生。1950年初春,在瑟瑟寒風中,在羅定民眾的一片口號聲中,梁汝生的不歸之路終于走到了盡頭。


對于梁汝生的死,梁家莊園的一些后人有所異議。可是,廣州農民運動講所舊址在介紹李芳春時,白紙黑字寫著:“毛澤東同志派往羅定的中共黨代表、農民運動領袖李芳春,被羅定梁家莊大地主殺害。”

解放后,留在榃濮的梁家莊后人被劃為地主。而梁家莊園也在“文革”中慘遭毀壞,精致的“鑊耳”全被拆去,精雕細刻的壁畫也被鏟除了一部分。幸好,主體建筑保存完整。去年,它被列入廣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

不久前,電視劇《八路軍》的編劇兼導演喬和平也實地考察了梁家莊園,他覺得梁家莊園建筑很有特色,規模大,在國內少見。比拍攝《大紅燈籠高高掛》的喬家大院還要好,適宜拍攝電視劇。這里也是發展旅游的寶貴資源。


依筆者看來,梁家莊園150多年的繁華和滄桑,和近代發生在三羅大地上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,已經可以編拍一部很精彩的電視劇,而梁家莊園就是現成的實景。


相信不久的將來,修葺好后的梁家莊園,將會成為一個充滿人文和自然氣息的新景點。


來源:羅定E天空  莫德平


四會.jpg

 
足彩分析预测 南京配资网 今晚快乐双彩中奖号码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极速快三手机投注平台 云南快乐十分组选分布 四川福彩快乐12走势图 天津11元5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遗漏一定牛 股市趋势分析 股票初级入门知识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湖北体彩11选5玩法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一 股市三大权重 山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天天三分彩是官方开的吗